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以文降篆!

  

  两个人推门走了进来。

所有人都愣住了。

最惊讶的是李探员,在看清来人之后,表情突然一变。

赶紧原地立正,行了一礼。

并把那只手藏到背后,悄悄抹去了掌心的篆字。

“池老,没想到……您会到这边来。”

旁边的校长也愣了一下。

来者是两个老人。

其中一个,是那天公开课上,市里负责教育的老领导。

但是令他惊讶的是,老领导却跟在那位被称作“池老”的老人身边,毕恭毕敬。

如同一个跟班一样。

这池老,到底是什么身份?

“池老,这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年轻人。”

老领导激动地看了何澜一眼,“昨天,我亲眼见他出口成诗,冲击‘忘机’古篆!”

池老眼睛一亮,笑吟吟地走上来,满意地打量着何澜。

随即亲昵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亲近之意,溢于言表。

何澜看着眼前被称作“池老”的老人

他身穿宽松雅致的休闲服,精神矍铄;举手之间干净利索,隐隐带着一种身居高位的风范。

从旁边李探员毕恭毕敬的反应来看,难道他跟古篆书院,也有关系?

何澜赶紧问好。

“那句‘路漫漫其修远兮’,是你写的?真是后生可畏啊!”

“不是,那是前人所作,我只是化用了而已。”

“好!”池老眼前一亮,“有一点才华就吹嘘的我见得多了,有才华还还不承认的,倒是头一次见。”

何澜:……

…………

此刻李专员看着池老,神情似乎有些忌惮。

“池老先生,您这次是来……专程找何澜的?”

池老脸上的笑消失了。

他冷冷地看了李专员藏起来的手一眼,眼角露出一丝不悦。

“没,我就是人老了,退休了,随便逛逛。”池老挥挥手,“你该干嘛干嘛,不会妨碍你的工作。”

说罢,池老不动生色地挡在两人中间。

“哎,你家是哪里的?有女朋友没?要不我给你介绍个?”池老兴致勃勃地开始聊天。

李专员愣愣地看着他跟何澜有说有笑,聊起了家常。

一时间鼻子都气歪了。

您说随便逛逛,不妨碍工作。

可是您老人家挡在他前面,赖着不走干嘛?

护犊子还能更明显一点嘛!

…………

“池老,我很尊敬您。”李专员硬着头皮说,“如果您想叙旧,我可以和何澜同学另约时间。”

池老听闻此话,眉宇间闪过一丝不悦。

他转过身来看着李专员。

“所以说,古篆书院非要强制测试咯?”

“你一定要用你那点小手段一探究竟?”池老瞥了他藏起来的右手一眼。

李专员依旧不卑不亢。

“人才要挖掘,有危险情况要及时上报,这样对大家都好。”

池老点点头。

“好!那我问你——按照学院目前的标准,你敢不敢当众说出来,这孩子究竟算是什么情况?”

“如果他真的觉醒了忘机古篆,你们会怎么处理他?”

李专员脸色一黑,没有接话茬。

何澜心头一凛——

随即悄悄看向池老,心中一动。

难道……这个老人是在借这个机会,特意赶过来警告我的处境有多么危险?

池老显然不知道自己已经得到了女声的提醒。

但是这种无言的细节,还是包含了满满的关怀,让人好感顿生。

沉默。

李专员思索了许久,才叹了口气。

“对不起,何澜。”

“之前没有告诉你,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公开课上用来宣传的‘忘机’古篆,原本只是用来宣传,根本不是用来给学生测试觉醒的古篆。”

“因为那东西是绝对不可能被人类唤醒和使用的。”

李专员的眼神变得严肃起来,重重地强调了‘绝对’二字。

“除非……他不是人。”

古篆,是太古时代的祭祀文字,用来占卜天灾,记录风云变幻。

一个字,就可能包含了难以想象的信息和能量。

级别从高到低分为三种。

忘机,非语,思禅。

大部分觉醒者,只能使用低级的“思禅”古篆,就可以在人类社会中拥有媲美一个古代军团的势力,堪称万人敌。

非语,是妖族的不传之秘。

而最高等级的忘机古篆属于巫族,威力最大,可呼唤洪水,饥荒,瘟疫等天灾妖兽,有灭国之威。

没有人类能够掌握完全忘机古篆——这是铁律。

“如果你觉醒天地古篆,就说明你可能有着巫族血脉……”

“按照目前的规定,要接受十年的保护观察,并有三名导师陪同监督,隔绝一切古篆和外部信息。”

不光何澜脸色黑了,在场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

十年?

居然要关与世隔绝,禁闭十年?

校长和几个领导的脸,都垮了下来。

他们还以为何澜觉醒了忘机古篆是好事,结果差点把孩子推进了火坑里!

“十年……”池老冷哼一声。

“这是针对巫族的规定。”李专员看着何澜。

“你不用担心。如果你的表现没有大问题,说不定会缩短观察期……”

“简直有病!”

池老忍不住瞪眼大骂。

周围所有人突然心中一咯噔,被这老人的气势震慑了半分。

李专员更是闭上了嘴。

池老深呼吸几下,似乎气的不轻。

“得亏我赶得巧……不然这么一个良才美玉,恐怕真的被你们给糟蹋了。”

“你只知道巫族血裔,能够驾驭天地古篆。”

“但是,是不是忘了另一种情况?”

“这孩子能激发忘机古篆,根本就不是巫族血脉,而是别有原因。”

池老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四个字——

“以文降篆!”

在场的大多数人都是一头雾水。

只是李专员浑身一颤,看向何澜的眼神也多了几分不可思议。

以文降篆?

传说中,用千古名篇,去吸引、逼迫文字。

反客为主,不是拜古篆为师,而是让古篆臣服于自己的文章,为自己所用。

这种事,当今真的有人能办到嘛?

“你不用怀疑。”池老慢慢摇头,“难道你忘了,历史上曾经有人做到过……”

李专员悄悄擦了擦冷汗。

所有人也心中咯噔一下,明白了何老说的是什么。

只不过,那已经成了太古隐晦的传说。

那位圣贤,甚至可以强行取三千六百古篆为之所用,书写成文。

一片祭文,动用了三种古篆。

直接更迭日月,撕裂了两个世界。

结束了灾兽横行,巫族祭祀统治万物的时代。

从那之后数千年,巫,妖,灾兽,血脉断绝。

历史浪潮更迭,尽归凡人。

数千年以来,以文降篆,只有那一人!

难道现如今当真有大难将至,才会再次出现此等鬼才不成?

第七章 以文降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