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四十二 捡漏?

  

  何澜走到医院门口,一辆红色的法拉利跑车正在等着他。

池千芷带着一副墨镜,遮住了原本精巧的脸庞。

此刻她身穿了机车风的紧身皮衣和牛仔裤,较之之前宽松的打扮,惹人眼球的曲线毕露。

何澜走上去打了个招呼。

池千芷见到是何澜之后,嘴角带上了一丝几不可见的笑意。

“嗯,看来你的伤已经差不多了。”

何澜瞥了一眼她的脸,虽然涂了唇釉,但是脸色似乎微微有些苍白。

自己的康复是吸收她们姐妹的体力得来的,还真有些不好意思。

“上车吧。”

何澜坐上了副驾驶,有些好奇地打量着这辆车。

车内有淡淡的木质熏香味,像是女孩子的闺房一样。

车的内饰居然还有一个樱木花道的公仔,看的何澜有些发愣。

果然每一个漂亮女孩心中,都有一个热血的灵魂?

“这辆车是我私用的。”

池千芷看到何澜眼神怪异,脸微微一红,赶紧有些不好意思地收起公仔,“家里的车……都太老气了,所以我有几辆自己平时开的。”

“现在家里的事情大多数都是我在打理,就当是给自己的福利了。”

“哦。”

不过何澜没有计较这些,而是把刚才李专员说的学院事情告诉了她。

池千芷的脸色也是一变。

“这么说……我们还有半个月。”

在那之前,他们必须要把何澜的身份遮掩好,并控制住“震川”古篆。

何澜看着陷入沉思的女孩,一时间欲言又止。

刚才李专员说,池家惹了大麻烦。

究竟是什么呢?

可她不说,自己也不方便多问人间的家事。

只是从这丫头的眼神里看到了一丝疲惫。

不仅要考虑自己两人的事情,也要处理池家重重繁琐的利益往来和人际关系。

她肩上的担子,远比自己想象的要重啊。

“不过关于遮掩你身份这件事,我昨天临时找了个方案。”池千芷眼睛一亮,递给了何澜一本杂志。

居然是一个拍卖会的册子。

何澜翻了一下,都是一些看起来有点离谱的古董。

什么“巫血皇帝”那一朝的宫女用品“圆头长柄玉柱”;三十六国之乱时期某位诸侯的自画像《女装狩猎出巡图》等等……

其中有一页被折了起来,还被记号笔打了个勾。

那是一把扇子,扇面上是一副水墨江山图。

笔法洗练干净,用大片的空白表现了秋高气爽,千里清秋的模样。

下面还有物品名称:

扇面:《阁楼望江图》

拍卖价格:150万。

“这是什么意思?”

何澜皱起了眉头。

池千芷笑了,“你把画册倒过来,仔细看看画面中阁楼的倒影?”

何澜照做了。

只见那阁楼在江心扭曲漆黑的倒影,隐隐之中竟然像是一个篆文。

“里面竟然藏着一个篆文?”

何澜倒吸了一口凉气。

“没错。”池千芷眼中闪过一丝微笑,“而且是中等级的妖族‘非语’古篆。”

原来,现在市面上还有很多未发现的篆文,藏在古画或者古物的细节之中,等待人们发现。

有专门的职业叫做“鉴宝猎人”,就是负责寻找其中的古篆。

他们耗费常年累月,如同猎犬一样耐心地品鉴着一件一件的古物,挖掘有价值的篆文,卖给书院。

这些篆文是曾经被王权迫害导致覆灭的小修行家族,挖空心思藏在各种物件里,企图延续给后人的。

其中最抢手的,当然是修行者人人都想要的“参禅”古篆。

只要能找到一个篆字,悄悄盘下那件古物,就能够向书院买个高价。

甚至只要找到了B级以上的强力“参禅”古篆,能卖多少都不稀罕。

之前甚至有猎手,无意间打碎了自己的一个听风瓶,竟然从花瓶碎片的内侧找到了一个小巧的篆文。

经过鉴定,是珍惜的A级参禅古篆“疾风”。

那一小撮碎瓷瓶,就给他换了近一千万。

最不值钱的,反而是“非语”和“忘机”古篆。

顶级的“忘机”古篆,除了巫族根本没有人能唤醒,哪有人愿意买这种废物。

而且忘机古篆几乎只存在于国宝级的青铜器上。

购买一件,直接牢底坐穿。

至于“非语”古篆,也只有极少数妖族后裔才能使用。

基本上也等同于废物。

“关于这个‘非语’篆文的情报,是我从特殊渠道悄悄弄到的。”池千芷翻看着册子,“并且收买了对方,保证除了我们之外,没有其他人知晓。”

就算知道,也没什么人愿意对只看不能用的“非语”古篆动心思。

“所以我们这是要去捡漏?”何澜皱眉,“捡这篆文的漏,又有什么用呢?”

池千芷愣了一下,随即笑了。

“这就是遮掩你身份的关键啊!”

随即,她细细地说起了这次的计划。

计划的宗旨只有一个——

让何澜,变成老千层饼!

…………

其实古篆,是分等级制度的。

就好像人能够模仿狗的叫声吓狗一跳,狗却无法出口成章跟人对骂一样。

不同的血脉,能够掌握的篆文等级,也有金字塔一般的等级制度。

最高级的巫族血脉,可以任意使用“忘机”,“非语”,“参禅”三种古篆。

中等的妖族血脉,可以使用“非语”和“参禅”。

一般人类修行者,只能勉强掌握低级的“参禅”。

每一层古篆都环环相扣,有着上下之分。

对应着远古时期,一度曾经森严牢不可破的社会等级制度。

“所以我们的目标,是多收服几个古篆,一层一层把你的古篆掩盖起来。”

何澜眼前一亮。

他明白这个思路了。

就好像套娃一样。

只要他按照篆文等级链条,向下收服一个“非语”古篆,再向下收服一个“参禅”古篆,就能够伪装成拥有“参禅”古篆的一般修行者。

“事实上,我就是这么遮掩自己身份的。”池千芷冲他微微一笑,“书院的官方记录上,我是拥有一种篆文的觉醒者。”

“但其实,我其实有从‘忘机’到‘参禅’的三种篆文。”

她轻轻抬起手腕。

手心中,三个复杂程度不同的篆文,刹那间自由变换。

哦?

有趣。

何澜眉毛一扬。

原来你也是老千层饼了。

别人以为你在第一层,其实你在第三层。

两人当即拍板决定,一定要拿下这个藏着古篆的宝贝。

“时间就在今晚。”池千芷笑着瞅了他的病号服一眼,“时间还来得及,我们还是先给你换一身合适的衣服吧。”

…………

靳炎扇着扇子,有些不爽。

前天晚上有线人把那个何澜的资料,私下卖给了自己。

在认认真真研究完他的资料,并捏着鼻子看完了何澜近几年的。靳炎彻彻底底松了一口气,甚至忍不住笑出了一声猪叫——

这不就明显是被人捧红的小鲜肉嘛?

眼前方法只有一个——

“怼他!造势!”

被侮辱冒名顶替的知名诗人靳炎,怒怼冒牌小鲜肉,并指责文艺圈版权归属不明,歪风不正。

这个题材,绝对能大火啊!

赶在诗词大会前,自己要狠狠地炒作一把。

于是当即他就带着自己的直播团队,风风火火地赶到了江北道,s市。

但是令他恼火的是,这边原本负责接待的地头蛇潘比,电话却怎么也打不通了。

这就很尴尬。

S市这么大,总不能让自己去找那个叫何澜的小鬼吧。

靳炎没有办法,但是自己工作室闲着也是闲着,眼下只暂时拍一点古物品鉴题材,就当不耽误开机了。

他翻开文物拍卖会的册子。

眼前一亮,顿时相中了这个扇面——

《阁楼望江图》

清雅,而别致。

又是自己最喜欢的扇面,爱了爱了。

“咱们今晚去拍卖会,把这扇子拍下来吧。”

靳炎满意地点点头。

虽然暂时怼不到何澜有点可惜。

但是如果能买到这个扇子,也能出一期品鉴古物好节目啊!

四十二 捡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