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三十六 请息天灾

  

  半山腰多了一个扇形的空地。

有三个足球场大小。

似乎是一股难以想象的力量,直接抹平了山坡上的一切。

“何澜”静静地站在原地。

歪着头看着天空中翻滚的雷云,和暴雨。

旁白的池桃夭艰难地抬起头来,看着何澜,眼神中带有一丝畏惧。

小妮子眼睁睁地目睹了之前几乎令人难以置信的一切。

何澜只是一个弹指,冲击波瞬间击穿了周围的空气,如同高速子弹击穿玻璃一般,出现了雪亮的、蜘蛛网状的大片龟裂。

音波甚至瞬间交叠起来,形成了音障。

最终发出一声鞭子般的巨响——

啪!

冲击力瞬间摧枯拉朽地清理了整片山坡,树木推了个干干净净,形成了扇形的大片空地。

甚至余波趋势不减,也如同剑一般,劈开了空中翻滚的雷云。

弹指决浮云。

而不远处的“纸鸢”,早已不知道消失到什么地方去了。

黯淡的天幕一分为二,月光再度从缝隙中照下来,照亮了一切。

月光照亮了何澜的侧脸。

此刻的他神色冷峻,沉默不言。

如同令人难以企及的天神,又仿佛某种难以名状的巨大存在,以人的姿态静静地站立在山坡之上,凝视夜空。

此刻她心中充满了难言的震撼,和敬畏。

以及从灵魂深处散发的,对眼前之物的本能恐惧。

“何澜哥……你……”

她甚至大气也不敢出。

“何澜”扭过头来,看着池桃夭。

随即慢慢屈指——

“你也碍事……”

“震。”

说罢,他手心篆文亮起,准备挥指一弹。

池桃夭只觉得心中一空。

自己……要死了?

被何澜哥杀了?

可就在这是,不远处突然传来了一阵笛子的声音。

音符很清,却响彻了整片山林,树木,雨滴,都随着温柔的笛声,飒飒作响。

声音清澈,却又带着一丝难言的温柔。

如同一场遥远的梦境一般。

“何澜”收起了弹指,望向了高处。

月光之下,有一个曼妙的身影正吹着笛子,“漂浮”在空中,一步一步朝着何澜走了过来。

女孩看似悬浮在半空中,其实脚下却踩着一条隐隐的丝线。

一步一步看似在刀锋上起舞,却走得稳稳当当。

“何澜”收起了篆文,歪头看着她。

那曲子很熟悉,似乎多年前曾经听过,可是在哪儿听过,他却想不起来。

空中的女孩径直走到何澜不远处,收起笛子,行了一礼。

“池千芷,前来献礼。”

“恳请‘天灾’就此退去。”

地上的池桃夭此刻眼眶红了。

“姐姐……你来了。”

池千芷只是看了一眼地上的妹妹,随即悄悄传声——

“嘘……一个字也别多说,现在我需要你配合,一点也不能出差错!”

“能不能救回何澜的意识,就看我们现在的表现了,懂吗?”

池桃夭赶紧点了点头。

“何澜”此刻看着空中的女孩。

少女此时的眸子似乎在月下淡淡发着光,有种摄人魂魄的美感。

他皱起了眉,却只觉得心中一动。

仿佛好多年前,自己曾经见过这个场景。

何澜冷淡地开口。

“平息天灾?祭品呢。”

池千芷咬了咬嘴唇。

“我姐妹二人,便是祭品。”

“从即刻起,愿侍奉天灾左右,任凭差遣。”

女孩惨然一笑,“请暂且……退去吧。”

说罢,女孩竟然在半空中以笛子代剑,踩着丝线,慢慢开始跳舞。

即使是在空中踩着颤巍巍的丝线,女孩的舞蹈依旧妙到巅毫。

如同一只轻飘飘的蝴蝶,在凝滞的空气中,自由地颤动,盘旋。

配合着妩媚的眸子,和月光下时隐时现的侧脸。

有种超乎寻常的妖异美感。

“何澜”眼中显出了一丝笑意。

它想起来了,之前在东海边,自己也曾经看到过这种舞蹈。

那是多久之前,却不记得了。

“真怀念啊……我很满意,就收下了。”

说罢,“何澜”抬起了手,手中的篆文此刻化作了漆黑的浓墨,朝着姐妹二人迅速地缠绕了过去。

这两个祭品不错。

值得打上自己的专属印记,日后慢慢享用。

可此刻,池千芷却突然目光一闪,凌空跳了起来,如同灵猫一般后空翻轻巧落地。

随即手腕迅捷地一抖——

“起!”

刹那间,无数隐藏在黑暗中的丝线,突然被拉了起来。

只是一瞬间,丝线瞬间收紧,牢牢地把何澜捆了个结实!

“何澜”眼神中闪过一丝差异,随即是难言的愤怒。

“你——居然敢——”

然而已经晚了。

丝线上面,缠满了铃铛。

此时铃铛一阵乱晃,响声大作!

“何澜”愤怒的眼神渐渐消失,眼皮也变得沉重起来,在原地变得踉踉跄跄。

铃铛的声音,也慢慢停了。

成功了么?

两个女孩都紧张地等待着。

“何澜”却突然睁开眼,发出一声低低的怒吼,手中篆文的“黑墨”冲着旁边的两人一点——

姐妹二人躲闪不及,顿时中了招。

好在那黑墨只是消失在了两人的眉心,随即便没了动静。

而“何澜”也耗尽了全部力气,终于“轰然”倒地,陷入了沉睡。

一阵死寂。

此刻,池千芷才瘫坐在地上,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结束了。

只是,现在的她完全没有安全感,反而有种脊背发冷的感觉。

只有她才知道,刚才的情景究竟有多么凶险。

差一点,只差一点一切就不可挽回了。

“姐姐……”

旁边的池桃夭慢慢起身,惶恐不安地走了过来。

池千芷恨恨地看着她,毫不犹豫地给了她一巴掌。

“你知道你闯了多大的祸嘛?”

“现在不光是家里,估计整个修行界,都乱套了!”

“而且,何澜他差一点就……”

可是看着妹妹无声地哭着,她还是叹了口气,没有继续骂下去。

“先别哭了,先救何澜要紧。”

…………

这个周末发生了很多怪事。

最诡谲,最险恶的某种东西,在阴暗的角落里悄悄滋生。

但是互联网和新闻却依旧如同往常一样,依旧充满了娱乐圈八卦,吵得热火朝天。

水面之上,一片安详。

水面深处,却悄悄暗潮涌动。

只有一小撮人,已经通过风中种种不祥的预兆,悄然窥见了地平线那端逐渐逼近的风暴。

第二天一封来自古篆书院的绝密信,被送到了某人的桌子上。

《4月27号异动报告书》

皱着眉翻开了这薄薄的报告书后,却陷入了沉思。

报告书只有一页。

黑色的字体,如同干涸的鲜血。

上面写着简简单单一句话——

“它们”回来了。

三十六 请息天灾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