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质询

  

  砰砰砰。

校长室的门响了起来。

“啊,我们的天才来了。”校长喜滋滋地拉开门,“快请进!”

何澜进门之后,毫不犹豫地低头弯腰——

“对不起,昨天给大家添堵了!”

“我不是故意的,只是没有控制住自己。”

一阵沉默。

随即,屋里发出了一阵爆笑。

“别紧张,咱们二中能出了你这样的人才,应该高兴才是。”

“小同学,那诗是你提前写好的,还是临时编的?”刘校长眼神灼灼地望着他。

“那不是我作的诗。”

何澜毫不犹豫地开口,“我是从某本古籍里看到的,昨天不知为何情不自禁地诵了出来。”

包括校长在内,所有人都是一愣。

说是古人作的,他们才不信呢。

在场的人从事教育多年,甚至有几个原来就是语文老师,可以说文学素养都不差。

却从来没有听过这首诗。

“何澜,你可真会开玩笑。”刘校长笑眯眯地看着他,“行吧,你既然不愿意承认,我们就当做古人所作。”

众人哄笑了起来,满脸上写着不信。

何澜有些无语,不过这件事越抹越黑,当下也没好的澄清办法,只能暂时闭上了嘴。

负责调查李专员也走上前,和何澜握手。

“何澜同学,你好。”

“我是古篆书院的调查专员,李立。”李专员温和地看着他,“今天过来,是为了初步了解关于你的具体情况。”

古篆书院?

何澜不动声色地打着招呼,心中却一阵咯噔。

根据宿主的记忆来看,古篆书院,其实是星盟招募觉醒者的机构。

这么快,就堵上门来了?

这才不到一天吧?

李专员也打量着何澜,那双时刻在发困一般的眼睛,看不出任何感情。

“首先,我要代表书院测试部向你道歉。”

李专员深深地弯腰行了一礼。

“何澜同学,很遗憾昨天公开课的时候,摄像机收到了强烈干扰,我们没能把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拍下来。”

“所以,书院派我过来重新调查一下。”

“我们就不说客套话了,我想问的是——”

“你觉得,自己是否有种已经觉醒的感觉?”

“比如说,忘机古篆激发了你的某些……回忆?”

在所有人热切的注视下,何澜缓缓开了口,露出了一丝灿烂的笑。

“一点儿也没有。”

哎?

这个回答,让所有人都有些意外。

李专员渐渐皱起眉,继续尝试诱导。

“你难道,没有什么特殊感觉嘛?”

何澜又认真地想了想——

“我感觉有点饿。”

众人懵了。

校长更是有些想吐血。

不可能啊,昨天的异象,大家都看着呢。

李专员心中一凝。

何澜……在撒谎?

难道,他觉醒之后,血脉里的回忆复苏。

意识到了自己暴露身份的危险性?

李专员心中一动,神情变得认真起来,语气却越发缓和。

“何澜同学,不用紧张。”

“只要你有觉醒的感觉,我会带你回书院一趟,进行更加详细全面的调查。”

“所以……你能把昨天发生了什么,详细跟我说说嘛?”

何澜迎着李专员小刀般的目光,心中悄悄打了个冷战。

心中却对自己的判断更确定了——

好像有哪里不对!

在彻底弄清楚情况前,绝对不能暴露自己。

一步走错,可能就会滑入万丈深渊。

…………

何澜小心翼翼地斟酌着语句。

“我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那天,我睡醒了之后,只是看到了天地古篆,然后就感受到了一种强烈的……嗯,敌意。”

“敌意?”李专员一愣,没有想到会是这种回答。

正常的觉醒,都是感受到古篆从血脉中的召唤。

如同听到了母亲的温柔呼唤一般。

可这家伙是怎么回事?

难道古篆是他的后妈?

“对……敌意。”

“我困得迷糊了,烦得很,想回座位继续睡觉。”何澜继续斟酌着词句。

“然后它冲我扑了过来,似乎要把我碾碎。”

“我心说,对方这么热情,那我也勉为其难,顺便给它们当个爹吧。”

“就和那些字……对骂了起来。”

对骂?

在场所有人都听得一愣,随即气的鼻子都歪了。

好嘛!

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诗句中包含着一往无前,心急如焚的冲劲。

听起来像是急着投身于什么波澜壮阔的伟大事业。

敢情说,这是急着骂完街,回去补觉呢?

而且——

你连骂街就是这种级别的句子。

我们费劲心思写的文章和诗算什么水平?

母猪哼哼嘛?

周围的人都觉得有点看不下去了。

这孩子,谦虚懂事,人品也挑不出毛病。

就是有点才华过剩。

过剩到让人有种抽他的冲动。

“那……十六字古篆,最后可被你吸收了?你现在能否自由使用?”

“啥?早忘了。”

何澜摊了摊手。

“我平常也从来不用那种生僻字的,基本都用颜文字和表情包。”

“聊天对喷的时候,只用常用词汇就够了。大喷至简,文学素质差的人才乱用脏字。”

现场一阵沉默。

旁边的校长和领导,鼻子都气歪了。

你这孩子,是不是没睡醒?

你看看你都瞎说了些什么!

古篆书院的人亲自来找你,这是多么难得的机会啊!

就算没觉醒,你不会跟着吹嘘上三两句,进入古篆书院接受调查,捞一点关注和好处吧?

何澜静静地看着李专员,心跳的直快。

他的漏洞太多了,又是众目睽睽之下,很难遮掩。

只能勉强扯到这种地步。

李专员深深地看了何澜一眼。

凭借多年的经验,他敏锐地察觉到何澜根本就是在撒谎。

有趣。

不过,这下他算是撞在了枪口上了。

没有人能够在自己面前撒谎。

虽然有些阴险,但是自己还是要使一点耍诈的小手段了。

啪——

李专员合上了本子,站起身来。

“好的,何澜同学。我的调查基本完了,谢谢你的配合。”

他把手藏在身后,用拇指悄悄在掌心画了个篆字。

随即微笑着伸出那只手手来,邀请何澜握手。

何澜松了一口气,只求快点打发走这个瘟神。

也没有多想,就要和他握手告别。

两个人的手越来越近,就要接触到了……

要中招了!

李专员眼睛屏住呼吸,眼睛眯了起来……

可就在这时。

突然,门口传来一声无奈的叹息。

“自从书院改制之后,手下的人做事都这么不近人情了嘛?”

第六章 质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