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三十四 黑梦

  

  此刻,何澜手中的篆文闪动着光。

梦境悄然而至。

在梦中,何澜醒了。

他慢慢从地上爬起来,发现自己现在正在一个黑暗的大厅里。

大厅很宽广,弥漫着白色的雾气,四周向着黑暗处无限延伸。

地板是冰冷的黑曜石,几道光滑柱子高耸着深入黑暗里,看不见尽头在何处。

随着他醒来,周围的长明灯突然一盏盏点燃,闪烁着幽蓝的光。

何澜的意识朦朦胧胧,如同刚睡醒一般。

这儿……是一场梦?

黑色的梦。

他呆呆地站在大厅中间,只听得一个低沉威严的声音,在身后缓缓响起。

“献上来吧。”

何澜吓了一跳,朝着声音来源望去。

那是一个高高的神龛。

神龛之中,有一具腊肉般骨瘦如柴的干尸,被石柱上伸出的数根青铜锁链牢牢困住。

如同蜘蛛网中心的昆虫一般。

虽然已经死去,干尸眼中,似乎有幽蓝的火点在微弱地跳动。

“你既有‘忘机’篆文,就献上来吧。”

“不知其意,便不能物尽其用。”

“献上篆文,我便教给你。”

何澜有些不知所措,他手心却忽然亮了起来。

一个淡淡的篆字,慢慢漂浮到了空中,发着光。

正是那天自己激发的“忘机”古篆。

古篆在空中兜了一圈,随即散发着嗡鸣声,慢慢飞入了干尸的手心,化作一团小小的火苗。

一阵死寂。

干尸眼中,似乎闪过一丝淡淡的冷笑。

下一刻,何澜的脑袋如同被铁锤狠狠敲了一下似的,“嗡”地一声炸裂开来,疼得他忍不住发出一声惨叫。

无数的场景,涌入了他的脑海……

只是无人知晓。

如同巨石砸进冰湖一般。

在篆文归位的那刻,外面的世界,正掀起了渲染大波。

…………

现实世界,西江道。

雷老太正在喝茶,窗外是连绵不断的阴雨声。

忽然只听得门外一阵尖叫——

“你们快看,远处的山,塌了!”

什么?

老太眼神一凛,赶紧放下手中的茶走出门外。

却只见那远处连绵的山峰,似乎在微微震颤。

下一刻,整个大地都开始剧烈地颤动着起来,显出一道道龟裂。

竹林劈啪作响,倒伏千里。

屋檐颤动,老鼠和飞鸟四下逃亡。

轰隆!

群山深处一道道黑色的烟雾,从山峰伸处,袅袅升起。

最后化作黑色的云,只是刹那间,便笼罩了整个天空。

顿时,天空黯淡无光,不见太阳。

片刻后,雷声滚滚。

黑色的雨水,如同墨水般瓢泼而至,把整个城市都淹没在黑色中。

所有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有人好奇的拍照,有人骂着揩掉污水,跑去拿伞。

唯独雷老太屹立在原地,不顾污水淋身,兀自脊背发凉。

“深处的遗冢……醒了?”

它们,要回来了。

…………

现实世界,古篆书院。

这里是现实世界中,篆文修行者的圣地。

一人穿黑,一人穿白。

两人正在下棋。

“嘿,将你的军!”

“我不让你将。”

“我再将……咦?”

窗外,一阵铃铛声忽然响起。

两人朝窗外凝视了一眼,面色大变。

随即跑到窗边看着不远处的雕塑。

那七尊闭着眼地灾兽石像,此刻全都睁开了眼睑。

眼球的位置,是深不见底的黑色孔洞。

此刻狂风四起,石质底座上无数的铃铛,发出一阵颤巍巍的响声,如同催命符一般,毫不停歇。

叮铃铃……

周围的青绿茂盛的竹林渐渐发黄,枯萎,死亡。如同被空气中的某种东西锈蚀了一般。

沉默。

长久的沉默。

两人手中的棋子也啪嗒掉在了地上。

“它们,还是要回来了。”

“这世道,还是要变了。”

“明明今年古篆书院刚刚改制……或许这就是我们的命数啊。”

…………

此刻,池家。

西园的火灾原本就要扑灭。

此刻,那火焰却突然冲天而起,如同一条巨蟒,慢慢抬起了头来。

“后退!快后退。”池老爷子被熏得双眼流泪,一时间大骇。

那火势随即直冲云霄,居然如同龙卷风一般,形成了一团燃烧的火云,翻卷着向远处飞走了。

只剩下众人,呆呆地看着这一幕。

不远处,池家长孙女目睹此景,心中却暗暗叹息了一声。

自己还是晚了一步啊。

何澜……你在哪里?

你可千万别出事啊!

…………

此刻的何澜,正在经历着最为痛苦的折磨。

无数段零零散散的记忆,涌入了脑海,如同将整片海洋硬塞进水杯里一样,满溢而出。

身穿祭祀长袍巫族少女,虔诚地在在风雨中舞着剑。

剑光闪动,似乎在空中画出了那个篆字。

远处海中如同山一样的庞然大物,睁开山峰般巨大的眼睛,在云雾中慢慢发出一丝回应。

身后无数跪拜的人恭恭敬敬地起身,在少女冷漠的注视下,一个个主动地跳下了悬崖,消失在浪涛中……

而旁观的何澜,也终于明白了那个‘忘机’篆文真正的含义……

以及它的使用方法。

…………

黑暗中,干尸静静地看着倒在地上的何澜。

吸收篆文之后,它眼中的火焰似乎更旺盛了,干尸黑沉枯瘦的身体似乎微微发出一丝光泽。

“即已解其意,就回去吧。”

“百息之内,我需要你献上下一个篆字。”

“否则,你就一同陪我留在这黑梦里吧。”

…………

高挑女一步一步走向了池桃夭,看着女孩挡在昏倒的何澜面前,嘴角不禁露出一丝冷笑。

“不想死,就滚开。”

池桃夭脸色铁青,没有说话。

只是咬着嘴唇,眼神里闪过一丝倔强。

方才何澜屡次护住自己,甚至不惜重伤的场景,不知不觉已经深深地印在了她心里。愧疚和一种难言的情绪,让她此刻再也没有了犹豫。

池桃夭深吸了一口气——

“我就算死,也不放开他!”

女人戏谑的眼神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丝阴冷。

“那就死吧!”

池桃夭低下了头,眼里闪过一丝绝望。

对不起,何澜哥。

虽然你一定会说我蠢。

可是不知道为何,我却知道如果现在后退了,一定会失去很多比性命更重要的东西吧。

至少这次,也许能弥补一点点我犯过的蠢吧。

池桃夭慢慢闭上了眼睛。

女人一个腿鞭,把她抽到了一旁。

池桃夭闷哼一声,滚落到旁边的泥里,伏在地上咳出血来,肋骨断了好几根。

女人慢慢走上前去,抬起了高跟鞋,一脚踩中她的掌心!

狠狠地捻了起来。

池桃夭发出一阵惨叫。

女人打了个响指。

无数纸蝴蝶飞过来,慢慢割烂了她的衣衫,露出少女白皙的皮肤。

“蠢丫头。”

“那小子算得精着呢。拼命放你走是为了去报信。你现在拼命护着他,又有什么用?”

“等你死了,我照样会割断何澜的筋,带他走。你拼上命也只是拖延了一时半刻而已,又有什么用呢?”

女人在指尖玩弄着纸片,缓缓笑了。

“我的最高纪录,是一秒钟割了三千六百刀……今天拿你做实验,不知道会不会突破这个记录。嘻嘻。”

无数纸刀片腾空飞翔起来,哗哗作响。

池桃夭脸色煞白。

只是最后看了一眼地上昏迷的何澜,心中却突然释然了。

不知为什么,只觉得能多拖延一会,多看他一眼。

自己就算死在这儿,也值了。

…………

谁知,正是这拖延的一分钟,却恰恰起了生死攸关的作用。

此刻却只听得一声叹息声,丛身后响起。

两人都是一颤。

地上晕厥的何澜,竟然慢慢爬了起来!

眼神之中,带着一丝迷茫。

手掌中的“忘机”古篆,此刻光芒大盛。

何澜,觉醒了。

三十四 黑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