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十六章 化腐朽为神奇(上)

  

  何澜愣住了。

自己只是顺势帮一把,谁知道还有这种内幕。

怪不得胡子常嚷嚷着要拜师。

都快要急的跳楼了。

原来不光是为了纯粹的理想追求,更面临着饭碗的问题。

“我没做什么。”何澜摇头,“那诗只是顺便化用而已。”

只是胡子常此刻哪里听得进去。

“我们早就商议好了,今后这场戏,我们江北诗坛就给何老师一半分成,当做润笔费了。”

能够在危急关头保下江北诗坛最后的遮羞布,就已经是意外之喜。

更何况,何澜答应以后参加活动。

如果能一来二去,让他加入江北道诗坛,重振江北诗坛,可就真的指日可待了。

“何老师,你可千万别拒绝啊。”

何澜心中一惊。

这写文章的钱,这么好赚的嘛?

虽然自己宿主的记忆中的确如此,但是他是高中生,又哪里真的体会过其中好处?

“何澜小友,你就应了吧。”旁边池老爷子憋着笑,“你要是不答应,恐怕待会胡老师答应的事,就不好办了。”

胡子常也露出一丝笑意。

嘿嘿嘿。

几个人面带笑意地看着何澜,搞得他心里有些发毛。

到底什么事啊?

鬼鬼祟祟的。

“那行,我就多谢胡大哥了。”

胡子常这才松了一口气,一时间乐的合不拢嘴,完全没了斯文的气质。

能够接受利益分成,说明何澜已经初步愿意跟江北诗坛,站在同一条船上了。

真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阴差阳错抱上了大腿,自己以后这个会长,终于可以挺起腰杆做人了!

何澜也暗暗开心。

再没钱下去,自己恐怕连班级聚餐,都去不起了!

这一番事情商定,也差不多到了开幕的时间。

众人当即坐定,安静地等待开场。

池老爷子悄悄靠了过来。

“今天是我孙女的正式公演,虽然她没有往这方面发展的打算,但是被一群剧评人骂,也不是什么好事。”

“何澜小友,我也替她多谢你了,喏,这个给你——”

何澜伸手接过,发现池老爷子居然抓了一把话梅塞给了自己。

旁人都要塞股份塞钱笼络自己。

老爷子却给了自己半包话梅,然后乐呵呵的不管了。

您还真没把自己当外人啊。

何澜有些哭笑不得,心中却不知为何觉得有些温暖。

钱很重要。

有些东西,比钱更重要。

也许,老爷子算是一个姑且可以相信的人吧。

…………

观众逐渐落座,灯光也全灭了。

周围顿时陷入了一片安静。

幕布拉开,一个书生模样的人撑着一把油纸伞登场,开始半吟半唱地讲述起故事来。

旁边的胡子常似乎格外紧张,时不时还望何澜这边靠着,悄悄补充着这个剧的内容。

何澜很快便明白了这个剧的大致剧情。

讲的就是“巫血皇帝”那一朝的往事。

痴迷求道皇帝为了获得灾兽的血液,成为能够呼风唤雨、至高无上的巫族,开始在全国征集巫族血脉的线索。

而主角则是一个落魄的书生,进京赶考的途中,在湖边偶遇了美丽的女孩。

两人隔着一席竹帘,却交谈甚欢,私定终生。

只是不知为何,女孩却从来不肯以真面目示人。

直到分别时,才终于让书生看了一下自己的眼睛。

书生和她商定,等到自己中了状元,三年后就回来此地,迎娶女孩。

结果……

没考中。

还是没考中!

书生连续三年不中榜,家中母亲又去世,接近于穷困潦倒,流落街头。

万念俱灰的他,却意外看到了朝廷通缉巫族余孽的榜单。

令他瞠目结舌的是,他认出来那一双眼睛——

居然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女孩!

在犹豫了许久,饱受残羹冷炙之苦多年后,他终于还是为了生存,咬着牙出卖了女孩,带着官兵前往抓捕。

女孩震惊了,并且拉开帘子,冷静地哭诉着情人的背叛。

所有人都被女孩美丽的容颜打动了。

大臣当即决定,不但不杀死女孩,反而要把女孩献给皇帝。

书生此刻回忆起了两人的过往,眼看自己要被绿,一时间悔不当初。

但是走到这一步,已经无可挽回了。

最终女孩宁死不从,含恨跳崖自尽。

而书生哀毁之下,最终变得疯疯癫癫,不知所踪。

总的来说,这是一个典型的“没一个好下场”的悲剧。

而且,是根据真实历史事件改编的。

保留了令人胃疼的原汁原味。

何澜慢慢皱起了眉头。

这个剧……

有点蛋疼啊!

怪不得剧评人疯狂地喷剧情,现在看来,剧本写得确实不太讨人喜欢。

悲剧是崇高的美,此言不假。

不过悲剧也的确难写——毕竟给观众喂屎,可不算什么悲剧啊。

顶多门票收入成为悲剧……

不过看向下面满满当当的观众席之后,何澜顿时有些释然了。

大部分的观众都是年轻人,准确来说,是年轻的男人。

当然,也有一小部分年轻的女孩。

此刻不少人干脆偷偷玩起了手机,对于舞台上书生怎么考不中,剧情如何稀烂,并不担心。

因为他们完全是来看美女的!

何澜捏了一把汗。

这个剧里面,女主角只有在最后的剧情中漏了一下脸啊!

费这么大劲,就为了这个?

而且门票一张就要200块。

有这些钱,有这些时间,你们去玩个游戏,或者请看得见摸得着的妹子吃个饭,不好吗?还有妹子也跑过来看妹子啦?

不是很理解这些人。

不过让何澜微微一动的,是女主角的声音。

隔着帘子,依稀只能看见一个窈窕的身影。但是女主角的声音依旧有种清亮而冷冽的感觉。

好像……真的跟那天的女声有点像?

何澜努力思索着,可是也不敢下定论。

…………

一个小时很快过去了。

剧情到了最后的部分。

官兵围山,书生带头重见故人。

旁边的胡子常顿时激动起来,悄悄用胳膊肘戳何澜——

“来了,何老师,你的诗要出来了!”

何澜有些无语。

明明是你的剧,为啥我的诗出来,你反而更激动?

此刻舞台上已经换了布置。

背景换成了秋日下,绚烂如火的群山。

晴空如洗,枫叶如火。

一丛丛枫树像是自知走到了生命尽头一般,用鲜艳的颜色染红了半边天。

剧中的李书生,带着官兵,沿着山道慢慢向上。

却又有些于心不忍。

难道,自己真要带人抓她?

可是,自己没有中举,没有权,没有钱。

甚至连饭都吃不起。

这辈子算是无法翻身了。

曾经只读圣贤书的他,在帝都低声下气,辗转求生了三年。

这三年,受尽了店铺老板的毒打和嘲笑气,受尽了白眼和残羹冷饭,最终连一片遮拦瓦头,半寸茅屋,都买不起!

自己有何面目见她呢?

再次相见,她也会嘲笑自己无能,然后早早嫁与他人吧。

他的心,已经彻底冷了。

男人在最落魄的时候,哪还有资格情情爱爱!

你忘了振兴家族的事嘛?

你这样的出身,配让别人等你嘛?

不如砸烂了这一切,拿到钱和权,然后忘掉一切,重新再来!

为了前途,没有什么是不能牺牲的。

如果有,那就自己太过软弱。

“这边走。那妖女就在此山中。”

李书生咬了咬牙,眼神中充满了毁灭前的疯狂。

十六章 化腐朽为神奇(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